解放碑劳力士退休 运行10年功成身退

▲解放碑使用的第一代大钟如今保存在若瑟堂1947年,抗战胜利纪功碑建成的历史性时刻。

解放碑劳力士退休 运行10年功成身退

▲解放碑使用的第一代大钟如今保存在若瑟堂

解放碑劳力士退休 运行10年功成身退

1947年,抗战胜利纪功碑建成的历史性时刻。

解放碑劳力士退休 运行10年功成身退

▲50年代的解放碑

解放碑劳力士退休 运行10年功成身退

80年代的解放碑

解放碑劳力士退休 运行10年功成身退

曾经的调钟人胡明富与现在解放碑上的钟

解放碑劳力士退休 运行10年功成身退

▲现在解放碑上的钟

“解放碑的钟——不摆了”,这是重庆人最熟悉的一句歇后语。有些调侃,也有些自豪。

前段时间,解放碑的钟真的“不摆了”。碑上的四面钟,显示着四个不同的时间,有早有晚,有走有停。碑下看钟的市民和游客一下子炸开了锅。

原来,解放碑的钟在轮岗调试。由于合同期到,解放碑上挂了十年的劳力士正式下岗,换上了瑞士天珺钟表。据悉,今年春节前已完成调试。

论网红地位,解放碑和碑体上的钟绝对是重庆最响亮的名片之一,粉丝无数,每年从四面八方赶来解放碑听新年钟声的人就可见一斑。

但是,你知道解放碑碑体上的第一面钟多久挂上去的?当年的钟是怎样运转的?这些年有多少钟挂上解放碑?为什么会有“解放碑的钟——不摆了”这句歇后语?

4台大钟漂洋过海来

要了解解放碑的钟,得先知道解放碑的历史。

抗战时期,现解放碑一带还叫督邮街,因这里有一官办邮局而得名。1941年12月,原市中区都邮街广场建成一座碑形建筑,名“精神堡垒”(意指坚决抗战精神)。

抗战胜利后,决定在精神堡垒旧址建抗战胜利纪功碑,1946年10月31日奠基,12月动工,次年8月竣工。

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抗战胜利纪功碑开始改建。时任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的刘伯承题名“人民解放纪念碑”,即现在的解放碑。

解放碑顶设有警钟、探照灯、风向器和方位仪等,唯独缺计时功能的大钟。据介绍,重庆解放前的市长张笃伦找到天主教重庆教区,希望教区捐赠4台大钟挂碑顶,教区立即与法国巴黎联系。由此,重量超过1吨的4台大钟漂洋过海来到重庆,装上解放碑。

转钟人每周上次发条

当时解放碑大钟是机械钟,要保证正常运转,需要人工上发条。

今年85岁的胡明富老人就是当年给钟上发条的转钟人。胡明富现居住在大溪沟人民路,出门就是公交站,乘坐181公交车到五一路,然后步行到解放碑看看解放碑的钟,是老人晚年生活的日常。

“我1951年通过考试被招聘到重庆公用局下辖的路灯管理所工作,1954年解放碑顶上的机械大钟的时间校准和维修任务交给了路灯管理所,我当时是管理所工程技术组组长,副所长罗吉人就将这个任务交给了我。当时21岁。”聊到当年的工作,胡明富老人很激动,“在解放碑上转钟发条干了3年。”

为了校准时间,当时路灯管理所专门给胡明富配了一只金色表带的自动进口表和蓝领牌的英国自行车。“我手表上的时间多少,解放碑上的钟就显示多少。”

胡明富告诉重庆晚报记者,他每周要通过水泥浇筑的旋转楼梯直上碑顶,用手摇动手柄,将落下的重锤摇上顶端,校准时间。虽然工作简单,但是一点都不能马虎。

在胡明富的管理下,解放碑的钟从没有出现过“不摆了”的情况。

曾发出怪响惊醒居民

在解放碑管钟的时候,胡明富还遇到过一件趣事。1957年,重庆日报刊登的市民来信称,解放碑周边居民半夜总能听到碑上传来的怪响,就像老鸦的叫声。

当时公用局领导找到路灯管理所,胡明富就和所里的人员立即查看,“风平静时无声响,风吹动时响声来。”胡明富说,原来那是碑顶上的风速风向器在作怪,年久失修的风速器因锈蚀阻力大,风大转动时摩擦发出的声音。

明确了检修方案,胡明富用绳索拴住身体,一步一步地往上面爬,拉住风速器的轴,慢慢地用双脚夹住这根轴。胡明富开始拆卸风速器,接着将风速器的整个钢碗拿下来,然后将轴承上的锈清洗上油,转动灵活后,再将所有拆下来的东西装还原位。

从此,解放碑周边的居民再也没有听见像老鸦的叫声了。

斥资20万元改造时钟

1958年后,胡明富就再也没上过解放碑碑顶。

不需要人力发条的钟已是80年代以后的事了。渝中区市政园林局资料显示,上世纪80年代初,解放碑换上了计时精确、不需上发条的石英钟。

而“解放碑的钟——不摆了”这句歇后语流行于上世纪70年代。在来龙巷长大的62岁的刘显斌老人回忆,当年解放碑的大钟有时会停摆,在记忆中“解放碑的钟——不摆了”貌似就是由此而来。

2000年,有关部门斥资20多万元对时钟进行改造,变为由电脑控制,以电源作为动力。那次替换下的时钟是由烟台塔钟厂生产,由嘉陵集团出资,因此钟面还有“嘉陵”的字样。更换后,时钟一直走时正常,直到2005年,偶尔会出现走时不准的情况。

劳力士运行10年功成身退

2007年,老钟的合同到期,劳力士捐赠出一套时钟。当年12月14日,重庆晚报曾对重庆解放碑劳力士新钟亮相做过报道:12月13日上午,上海空运来四台劳力士大钟抵渝。中午时,分批运进解放碑碑内,其钟面背后众多排成排的电子管传递出这样的信息:安装结束后,曾在夜间照耀钟面、藏在玻璃钟框内的日光灯退出历史舞台,改由电子管发光投射钟面。

当时的记者回忆,运抵重庆的装有劳力士大钟的每个大木箱上写有“保价10万元”,另外木箱上还有“上海诚安塔钟”字样。

渝中区市政园林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10年合同到期,今年2月5日,劳力士大钟撤出解放碑碑体。此前通过公开招标,2月5日由瑞皇钟表代理选定烟台持久钟表公司生产的瑞士天珺钟表开始更换安装。

“此前一周在对表盘及时间、声音进行调试,所以出现了解放碑的钟不摆了的情况。”上述负责人表示,春节前,新钟表调试已结束,以后由瑞皇钟表行进行日常维护。

转载声明本站作品的版权皆为作品作者所有。

本站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发布者:CQNews,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news.cqbendi.com/archives/256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1927735#qq.com

QR code